形から入ってもいいんじゃない?

あこがれに導かれ

こころときめいたら

誰の胸にも宿るちから

大切な人たちと羽ばたくちから


空を目指して小さな光

昇る想いをのせて

いつか叶うことを信じるよ

明日への道がいま ひらけたよ

【德派】同居三十题

可能ooc注意

可能ooc注意

可能ooc注意

1、 相拥入眠
“干、干嘛啦!”刚关掉推特,放下手机的pile突然感觉有个温暖柔软的东西从背后整个抱住了自己,而且为什么还在蹭自己的背啦!
“笨蛋德井,你是猫吗?”
pile转过头去,却发现身边的那个可爱少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睫毛在床头灯微弱的灯光中轻轻眨动着,嘴角有一丝丝的笑意,看来是做了个好梦呢。
“没想到睡着了有这么可爱吗?”pile抽出一只手捏了捏德井青空的脸,“满足你吧。”
pile双手环住德井青空的腰,头靠在她的胸部感受着有规律的起伏和若有若无的均匀的呼吸声,鼻尖萦绕着淡淡的沐浴乳的味道。
这样也不错吧。

2、 一同外出购物
“可乐?买买买!”
“卡带?买买买!”
“哇这是刚出的那部番的手办!作画我超喜欢的!这个角色超可爱的!买买买!”
“妮姬本(大雾)?画风可爱!买买…?诶?”德井青空低头看了看钱包。
“pile酱~”
pile低头看了看手上提着的一大袋化妆品表示无奈。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哇!pile、pile酱!”面对着满是血的屏幕吓得德井青空如同受惊的小猫跳了起来,随即抱紧了坐在旁边的pile,“pile酱都不怕的吗?”德井青空含着泪水可怜兮兮地看着pile。
“有、有什么可以怕的啦,是你胆子太小了。”pile装作轻描淡写我超帅的样子对德井青空说。
嘛,其实刚才一直闭着眼睛这种事情我才不会说呢。


4、 一方的起床气
“还早啦!别烦我,让我睡会儿!”有些炸毛的pile伸出手制止了打算捏自己脸来骚扰自己以达成叫醒自己任务的德井青空。
德井青空的手有些尴尬地立在半空,“可是我压根还没有下手好吗?”
pile眯着眼睛看着有些模糊的德井青空:“谁让你老是这样我的身体对你的行动已经有反应了。”

5、 做饭
德井青空是出了名的暖男,所以做饭这种事理所当然地是她把手的。
“还没好吗?”pile用手指敲敲桌子表示饥饿难忍。
“等一下啦!就算我做的只是蛋包饭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好吧。”德井青空认真的盯着锅,有些随意地回答pile。
就算是给自己做饭pile也是要吃醋的。
“可是我饿了,”pile悄然出现在德井青空背后,在她耳边轻语,“可以吃掉Sora吗?”


“真是的,为什么蛋焦了啊?噗噗。”pile略不满地用筷子戳无辜的蛋包饭。
“出了这种事怪谁啊?”

————————妮姬版本———————
“真没办法,看你这么辛苦的样子就让宇宙No.1偶像妮可妮给你做饭好了。”说着妮可给自己绑上了围裙。
打开冰箱。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我的糕点呢!怎么全变成番茄了!”妮可把目光投向一脸“你在说什么,意味不明”的真姬。
“全是番茄没别的菜就算了,真姬你快把妮可的糕点还给妮可啦!我晚上还要吃呢!”
“我扔了,全放番茄了。你想吃的话晚上我可以给你吃。”真姬用手绞着头发,偏过微红的脸。

6、 大扫除
“难得有空我们把房间整理一下吧?”既然pile都这么提议了,而且房间看看也的确有些乱了,德井青空点了点头。
“不不不等等等等等——!”pile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制止德井青空。
“嗯?这是什么啊?”德井青空好奇地从床底拖出一个不明物体。
pile表示捂住眼睛偷偷跑开。
“咦?这不是妮姬本吗?”德井老司机一眼认了出来,随手翻了几页,“啊!这个啊,我想起来了,貌似是妮可攻的吧?”
嗯?好像有什么不太对劲?


7、 浏览过去的相片
“没想到你也这么老了啊。”年且九十的德井青空在傍晚余晖的照耀下躺在轮椅上,手上放着一本泛黄的相册。
左手轻轻摩挲着封面,右手翻开了第一页。
“啊啦,pile,这是我们在Lovelive企划第一次见面时的照片呢。”德井青空半眯着眼,一脸笑意。
“好久不见啊pile,我去见你了。”

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笨蛋德井!为什么没有可乐就感觉活不下去了啊?还有不要一有闲就抱着游戏机躺在床上疯玩好吗?这样…这样子对视力不好啦!没、没什么,才不是吃醋呢。”
“Pile你也好意思说!你翻一下你的推特全是你和各种妹子的合照!完全没有我的身影嘛呜呜呜QAQ还有不要发个自拍就要修好久的图,pile就是pile,直接发上去不就好了吗??”

“就算是这样,如果笨蛋德井(pile)把这些习惯改了的话就不是她了。”

9、 相隔两地的电话
最近忙得想要干脆那块豆腐撞死自己的pile刚下飞机来到旅馆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里是pile,请问……”
“太好了pile!你下飞机了吗?到旅馆了吗?一切都顺利吗?”手机里马上传来某人兴奋地喊声,令pile不禁把手机挪开了些距离。
“呜呜呜pile酱为什么不回答我QAQ哇,pile酱你要快点回来哦?我好想你嘤嘤嘤。”
“我们分开了只有六小时啊笨蛋!”听着德井青空源源不断地唠叨,pile已经能脑补她可怜巴巴的样子了。

“我会早点回来的。你就等着吧,嘿嘿。”

10、 早安吻
“pile酱~”睡眼惺忪的德井青空用软糯的声音向pile撒娇。
“乖啦乖。”pile伸出手虎摸有些凌乱的德井青空的头发,凑上前在对方额头上轻触了一下。
“只是这样吗?太少了啦!”
“嗯?你要多少?”pile酱挑眉。

11、 替对方挑衣服
“呐呐,我觉得这件更好看!”
“可是我不太喜欢这个色彩诶?”
“笨蛋是我买衣服还是你买衣服?”
“可是你穿衣服明明是给我看的!”
“哦?那么你是喜欢穿衣服的我呢还是不穿衣服的我呢?”
德井老司机表示哑口无言。

12、 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pile酱,不觉得猫咪很可爱吗?毛摸起来超舒服的!蹭人的样子也很萌啊!我也很想蹭回去呢……”德井青空闭着眼开始脑补,“我们养一只猫怎么样?”
“不好。”pile干脆地回绝。
怎么能让一只猫把你抢走?
“诶诶诶怎么这样?难道pile没有喜欢的动物吗?”
“有啊。我不是正养着她吗?”pile笑着看向德井青空。

13、 一方卧病在床
pile一回到家就发现以往那个“欢迎回来pile酱♪”的声音不见了。
什么嘛,出去了吗?
打开虚掩着的房门,却发现一向精神满满的德井青空面带潮红躺在床上。
“啊那个pile酱…欢迎回来……咳咳…”床上的那只大猫听见声音,虚弱地睁开眼,有些无力地朝着pile说话。
“哇呜,sora你生病了吗?”见此,pile赶紧放下手中的包跑到床边,用手探了探德井青空的体温,“好…好烫!sora你吃过药了吗?”
见床上那个人点了点头,pile接着说道:“那你先躺着哈,不要乱动哦,我去帮你煮粥。”

“好甜!”
“你一定要抱怨这么多吗!”

14、 午睡
“哈啊~”吃完中饭瘫倒在椅子上看着德井青空洗碗的样子的pile不由得打了个哈欠。
仔细想想最近工作的确挺忙的呢,昨晚也是工作到大半夜,完全没有睡好。
毫无目的乱想的pile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眼前的事物也开始模糊起来,洗碗的嘈杂声也渐渐小了。
就一下,就闭一下眼,这么想着的pile最终还是睡着了。

“嗯?”睁开眼睛,还略有些睡意的pile发现自己现在正躺在床上,“什么时候……?”
拿起旁边的手机,打开看了一眼时间,“诶?已经四点了吗?”
突然发觉自己左边隐隐约约传来了呼吸声,转过头,德井青空正缩成一团趴在自己身边。
的确很像“Maru”呢,pile轻笑。

15、 帮对方吹头发
“啊~好舒服w不愧是pile呢技术真不错。啊啊啊,等等,痛痛痛!”
“pile的手指真是太熟练了w每次都能让我很舒服呢w”
“呀!好痒!”
“好像有不明液体……”
“sora!”pile打断德井青空,“你再乱说话我就不帮你吹头发了!”

16、 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Pile一进门就听到了浴室里传来的哗哗的水声。
“我回来了。”有些懒散地冲浴室喊了一声,也没有什么回应,随意地把鞋子甩到一边,pile径直走向客厅里的沙发,挑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刚拿起手机,浴室方向传出“砰”的开门声。
德井青空扑闪着睫毛一脸懵逼地和pile对视。
“哇啊啊啊?pile酱,你,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此时的德井青空一丝不挂——也不能这么说,毕竟还穿着内衣披着毛巾,站在浴室门口。
“别、别一直盯着,很羞耻的!”衣服都放在卧室了的德井青空一脸日了dog,说着快速溜向卧室。
“别急,你什么我没看过?”明显距离卧室更近的pile拦在了德井青空前,“我觉得你是在引诱我。”

17、 庆祝某个纪念日
德井青空今天很高兴。
高兴到去小区外超市买东西时哼着歌结果撞到电线杆。
“嘿嘿。”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的空丸摸了摸额头继续走。
(隔壁围观大叔:妈的智障。)
今天是那个日子吧,是的对吧!
空丸打开手机翻开日历看到那个日期又嘿嘿笑了起来。
没错痴汉丸把所有和pile有关的日子全·部记了下来。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停!”pile打断德井青空,“现在是猫的发情期吗?”
“咦?pile酱你记不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德井青空可怜巴巴地注视着pile,“今天是那个啊,那个啊!”
德井青空尽力给pile提示——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什么?”pile偏过头看着卖萌的德井青空,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猫的发情期吗?”
“不、不是啦当然!”德井青空真的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是我们……”
还未说完,被德井青空萌到的pile终于忍不住主动进攻了。
pile深邃的眸子近距离直视着德井青空。
“笨蛋,我怎么可能会忘嘛。”

18、 接对方回家
大雨滂沱。
“嗨!这边这边!”德井青空打着伞向着马路的另一边挥着手,极力去吸引那个没带伞被困在门口的超帅的女子的注意,“Pile酱,pile酱!”
见对方抬头往自己方向看来,德井青空快速跑向对面,没有注意脚下飞起的泥水沾到了自己的裤子。
“今天怎么有时间……诶,你只带了一顶伞吗?”
“啊,这个嘛,”德井青空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路上看到一只猫,就把伞给它了。诶哟,你干嘛拍我?”
“笨蛋,猫会打伞吗?”pile毫不留情给了德井青空一个爆栗子,“算了,这样也好。”

“等、等等,pile酱,这、这里是街上!”

19、 离家出走
“讨厌啦!pile酱你又去勾搭别的女孩子!之前都吐槽过你了你还这样!”
来自喝了太多醋结果炸毛的德井青空。

“Sora离家出走了?”来自友人森森森,“不在我这喔?”
“这样就好了吧。”森森森挂掉电话,朝一旁赌气的德井青空看去。

十分钟后。
森森森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大概是快递吧,我去看看——哇!Pile!pile?”森森森一脸卧槽,你怎么知道——?”
Pile径直走进屋里抓住刚想要躲起来的德井青空。
“Sora我错了。”Pile卖萌,“我再也不撩妹了晚上让你在上面好不好QAQ”

在风中凌乱的森森森:“彩彩你在哪里QAQ”


20、 一个惊喜
德井青空觉得今天是个莫名其妙的一天。
以往pile总是不允许德井青空喝可乐的,就像德井青空也不让pile喝酒一样,说着“喝多了对牙齿不好,对消化不好”这样的话就像おばさん一样。
“呼,终于通过这关了。”直接坐在地上打着游戏的德井青空甩甩一直紧绷着的右手,“嗯?”无意中向右一撇发现一瓶百事可乐正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散发着一丝丝的凉意,瓶外的水正缓缓下流。
“难道是pile放着的吗?但是pile好像不在啊?”甩甩头甩走这些想法,德井青空本着who care的想法拧开瓶口,没有思考太多直接往嘴里灌。
“咦?”随着瓶内可乐的下降,瓶子上好像露出了什么东西,加快速度的德井青空在喝完后把瓶子正放在眼前,“哇啊!”莫名其妙就被pile撩的德井青空脸上泛起了红晕。

愛してる——瓶子上用记号笔这么写着。



21、 屋顶上看星星
“所以为什么停电了啊!”德井青空拍拍自家漆黑一片的电视频幕,“这番我才只看到一半呢!”
“而且手机也!”手机屏幕上跳出“电量已不足10%”的提示。

“Sora!过来!你看!”
Pile有些惊喜地指向窗外。
窗外的繁星并不算璀璨,却在尽力散发出自己一点、一点微弱的光芒。
“有点像live时大家的荧光棒呢。”
“多亏了有μ's,才有了现在的一切。也正是因为μ's,我们,才能相见呢。”

窗外的星星点点一直散发着微弱渺小的光,即使是偶尔的云层遮挡,也不曾减弱。星光伴随着月亮的清辉一起,洒在两个人熟睡的脸庞上。

22、 一场飞来横祸

德井青空感觉自己正在下坠。

睁不开眼……我在哪里……发生什么了?

手指无法动弹,仿佛是灵魂出窍了一般,整个身体都不受自己控制了,切断了联系。只有大脑还在混混沌沌地想着什么,一切都似乎只是做了一个梦。

意识一片模糊,从大脑皮层传来的断断续续的信息并不能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只是感觉自己一片冰冷,冷,抑制不住的冷。

突然,德井青空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抱上了自己,像是温暖,柔软的玩具泰迪熊。

有什么堵上了自己的嘴,有什么紧紧地抱着自己,有什么给自己无比熟悉的感觉。身体逐渐有些温暖了起来。


意识渐渐恢复了,德井青空虽然仍有些微冷,但身体还是暖和过来了。

阳光有些刺眼,眯着眼好久才渐渐缓过来,面前是蔚蓝的天空,海浪轻轻拍击德井青空的脚底,然后退去,身边,还有pile。


(于是德派就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海岛生活)

(没溺水过_(:3」不太会写)


23、 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慵懒温暖的阳光斜射入窗户,照在懒散地躺在床上享受午后日子的德派二人身上。

“你看哦,Sora,这个孩子很可爱对吧!”正在刷推特的pile突然靠过去把手机放在德井青空前。

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肉嘟嘟的扎着头发的大概只有四五岁样子的小女孩的照片,可以看到评论中有一(萝)堆(莉)人(控)在刷着“可愛い!”

“是呢!”德井青空惊喜地接过手机,眼睛kirakira地闪着光,“好想捏脸啊!”

“嘿嘿,不如我们也生一个这样的孩子吧!上次我好像看见说已经研究出用……”正当德井青空翻找着相关消息时,被pile的一声“停!”强行打断。

pile扭过德井青空的头使她能直视德井青空的眼睛:“我才不要呢。Sora的心只能是我的。”


24、 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26、 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30、 滚床单

“好可惜啊,看来这次的野餐是去不了了喵~”里P学着凛喵的口气在Line的群聊中这么说道。

(然而我并不知道她们都用什么只能瞎扯)

好不容易闲下来有空休息的μ's的大家打算一起挑这个时间去聚聚玩玩避避暑什么的,不过夏天的日本也正是台风高发期。

“我和小楠这两天就在家里玩游戏好了。”

南条发完消息后瞬间冷场,大家都自觉默默一幅“噫!欺负单身狗”的表情转过头去不看屏幕。


“居然台风了,”徳井青空放下手机,拉开窗帘,看了看外面被涂抹成灰色的世界,“怎么办家里可乐的存量不多了!如果台风一直不停的话,家里食材也会被用完的,到时候怎


么办?”

徳井青空已经脑补到僵尸进攻的剧情了。

“别瞎想!”躺在床上的Pile顺手拿起身旁的枕头向徳井青空扔去。

“哇!这是我的枕头你别乱扔!”这么说着的徳井青空又将枕头扔了回去——手气不错,刚好砸到了Pile的脸,很好那么这个就当奖品归你了,不对——Pile直起身子,左右手各


拿着一只枕头向徳井青空砸去。

一只稳稳砸到了,另一只被徳井青空接住的瞬间又被拍了回去。

“看招!”眼疾手快的pile身体微微前倾又将枕头扔了过去。

两只枕头在空中相互撞击然后掉了下去。

“ぇぇぇぇぇ——!”徳井青空扔的时候身体前倾地厉害,协调性又不好向前摔去。两个人的额头相互碰撞,然后向pile的方向倒去。

简单来说,就是徳井青空推倒了Pile。

徳井青空一脸懵逼地眨巴着眼睛盯着pile,不好好把握机会的后果就是被pile一个翻身又压在了下面。

“看来你这次很主动哦?反正床也因为我们刚才的举动已经变得很乱了,不如再乱一点怎么样?”


(接下来的剧情被我吞了)


25、喝醉&29、意外的求婚

“现在已经十一点了吗,Pile竟然还没回来?”德井青空看了看时间,皱了皱眉头,“真是的……以后一定要给这家伙禁酒!”突然想起Pile之前在直播上连续喝了三小时的酒的事情,德井青空不满地戳了戳待机时间结束已经漆黑的手机屏幕,小声嘟囔着:“禁酒禁酒!”

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德井青空感觉已经生无可恋了。

敲门声突然在此时响起,“连门都不会开了吗……”,德井青空虽然小声地抱怨着,还是有些激动地跑过去开了门。

满身酒气的Pile此时斜靠在楼梯口的墙上,傻笑地盯着上一层楼,“还好没进错门,”德井青空无奈地走出门,小心地抱住pile想要强行把她拖进门,“好重!”

“咦?两个Sora?”pile模糊不清地说了声,然后把头趴在德井青空的肩上,在她的耳边吐出一口浑浊的酒气。

似乎是酒气沾染上了德井青空,空丸的耳朵逐渐被染上了红色,脸上也逐渐显出红晕,“别闹,我还要关门呢!”

好不容易关上门的德井青空因为要撑住Pile全身的重量而向后倒退了几步而靠在墙上,pile已经得寸进尺地环住德井青空的腰,德井青空可以很明显地听到pile沉重的呼吸声和跳动的心跳声。

深吸一口气,德井青空打算一口气把pile拖到床上再说。

德井青空小心翼翼地抱起pile,却被突然开始唱起“私は黒いアゲハ蝶のように舞い上がる”的pile吓了一大跳。

“Sora,” pile突然抬起头,眼神迷离地看着德井青空,“嫁给我吧。”

“诶?”德井青空吃了一惊,虽然知道pile只是醉后在说胡话但是心还是“ドキドキ”地不停跳动着。 

见德井青空长时间没有反应,pile低下头用几乎快要哭出来的腔调(绝对是故意的x)说道:“不行吗……Sora是不喜欢我吗……”

“不,不是的……”德井青空有些慌乱地摆摆手。

“既然这样的话,”Pile突然笑了起来,“嫁给我吧。”

pile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红色的小盒子,轻轻打开——

 

(结尾自己脑补(笑))

27、穿错衣服

“你们为什么一直盯着我?”正在看妮可台词的德井青空莫名其妙地抬起头。

从刚到一直到现在,μ’s的大家都在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德井青空,眼神里,好像还带着一丝的,鄙视……?

“到底怎么回事啦?”德井青空仍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发型没乱啊,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森森森什么也没表示转过头去。

“咳咳。”Emi咳嗽了一下然后也自觉地转过头去。

彩彩给了德井青空一个迷之微笑同样转过头去一幅“我什么都没看见”的表情。

南条和小楠公然互相对视秀起了恩爱。

里P拉起小鹿的手说道:“我们走。”

被拖走的小鹿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瞅了瞅德井青空的胸口。

没理解小鹿意思的德井青空接着懵逼。

“天呐我迟到了真是抱歉,我的衣服……咦?”姗姗来迟的Pile突然有些吃惊地盯着德井青空。

“咦?为什么你也盯着我?”德井青空看着恍然大悟的Pile仍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Pile走上前用手指戳了戳德井青空的额头,“Sora,这件衣服是我的啦!”

“啥?”德井青空惊慌地低头看了看身上穿着的运动服,上面果然写着“pile”。

(然而我翻黑历史 club回去看了一下发现其实并没有写)

“咦咦咦咦咦?难怪穿着感觉有点小!!!”

“衣服还给我啦!”这么说着的Pile伸手拉开了运动服上的拉链。

 

“我们什么都没看到嗯是的。”剩下的七人边看自己对应角色的稿子边默默说着。

28、一方受轻伤

“Sora,我走了哟。”站在门口的Pile已经穿好鞋子准备好出门了。

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是哪里呢?长弧的德井青空边吃着早饭边想。

“啊!对了!”德井青空突然反应回来,“Pile她今天好像忘记带包了!”

回过头一看,pile的包果然正安安静静地躺在沙发上面。

“太糟糕了,必须得帮pile送过去。”还未吃完早饭的德井青空站起来拿起pile的包朝门口冲去。

“什么?电梯坏了吗?”德井青空有些急躁地戳戳电梯门按钮,见它的确没什么反应后咬咬牙往旁边的楼梯走去。

 

很好,只剩下一楼了。德井青空给自己打气,慢慢往楼下走去。

“Sora!”前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着自己,德井青空惊喜地朝前看去。

“哎哎哎哎哎!”过于求快的德井青空一脚踩空身体向前倾去,重重地摔倒了地上。

从膝盖上传来的痛感让德井青空不禁皱了皱眉头,暂时撇开这些,德井青空环顾了一下四周,呼,Pile的包还好好的。

“Sora,没事吧?”Pile快速跑到德井青空身边,扶起她,心疼地理了理德井青空沾满汗、有些凌乱的头发,“哪里伤到了吗?”Pile担心地扫了一遍德井青空全身,“Sora,你的膝盖!”德井青空右腿的膝盖上冒出了一块大约两个圣女果大小的紫黑色淤青,在原本嫩白的肌肤上显得格格不入。

 

“所以你就请假了?”德井青空看了看自己腿上的小淤青,再抬头看看正在忙着找冰块给自己冷敷的Pile,“只是小伤啦,没什么大不了的啊?练习的时候都不知道受过大大小小多少次伤了。”

“不一样的,”Pile拿着毛巾朝着德井青空走来,“你受伤了我们晚上怎么办?”


--------------------


———————————
每一题都比较短抱歉qwq本来也想长一点但是没啥时间xx

另外感谢看过我的文的人嘿嘿ww

评论(9)
热度(41)

© 徳井青空保护协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