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から入ってもいいんじゃない?

あこがれに導かれ

こころときめいたら

誰の胸にも宿るちから

大切な人たちと羽ばたくちから


空を目指して小さな光

昇る想いをのせて

いつか叶うことを信じるよ

明日への道がいま ひらけたよ

[德派]一些小段子

练手系列

不定期更新

普遍短_(:зゝ∠)_

为将来的文做准备屯脑洞?


1.
德井青空最近有些不正常。
德井青空知道自己最近有些不正常。
德井青空觉得自己现在就有些不正常。
明明好好地宅在家里玩着游戏,结果莫名其妙玩着玩着思想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屏幕上闪烁着“You lose”的字样并且自己竟然还在傻笑着,要是有人看见这表情一定会认为是个“hental”的。
“淡定!淡定!”德井青空拍拍自己的脸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然而仍然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完全平静不下来,感觉自己现在能去楼梯上跑十个来回。
这是恋爱了吧?这是恋爱了吧!
虽然家里没人,德井青空还是捂住脸对着自己喊:“破廉耻!”
等等痴汉少女你刚刚是想到哪里去了啊?!
(其实是all德?)

2.
一路上德井青空的心都在剧烈跳动着,插在口袋里的手也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
好想见到pile,想快点见到pile……满脑子冒出的都是pile的样子——喝醉的pile,在台下拼命练习的pile,平时和自己小打小闹的pile……
想着几天前pile捏自己脸时的近距离接触,鼻尖仿佛还萦绕着pile身上独有的若有若无的香味。德井青空微微泛红脸,走进了录音室。
一进门就在一群忙碌的staff还有声优们中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却又害怕被人看出而不得不缩小张望的幅度。
找不到?应该是还没来吧?略失望地随意找了位置坐下,拿出自己的稿子装作练习的样子偷偷瞟着门口。

“啊!……”看到pile出现在门口后快要从位置上跳出去的德井青空硬生生压住自己的冲动——pile一边牵着三森铃子一边笑着和她聊天。
pile对铃子的笑,好像不太一样呢。默默地看着pile和三森铃子无意中做出的一些亲昵的动作,德井青空原本火热的心突然凉了下来。
垂下头,手指紧捏着稿子,稿子里的内容却一点儿也看不进去,脑子如同缠绕在一起的毛线一样混乱。
“sora,早上好。你来的这么早吗?”三森铃子注意到了安静地坐着的德井青空,“我们可以坐在旁边吗?”
“铃子吗?早啊。”德井青空回给三森铃子和pile一个微笑,“可以哟,我还有些事先离开一下。”
匆匆逃走,再无回头。

3.
  “咳咳。”德井青空边咳嗽着边走到抽血的窗口。

真是麻烦啊,明明只是小病还要去验血呢,出结果要三十分钟,天呐简直是浪费玩游戏的时间啊,这么想着的德井青空一边用右手按着刚才抽完血贴着创口贴的地方,随便挑了一个位置坐下,一边看着手表上的时间,要按五六分钟呢。

正想着有些无聊的德井青空突然听到了左手裤袋里手机响起的声音。

啊,糟了,右手要一直按着不能送,左手……不够短啊!

德井青空努力缩了缩左手,想把手机从口袋中拿出来,结果却怎么都够不到。

“要我帮忙吗?”耳边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德井青空扭过头去,是一个皮肤白皙的、披肩亚麻色头发的、朝自己微笑的女子,空气中隐约多出了一股淡淡的香气,德井青空愣了愣神,不太好意思地说:“麻烦你了,帮我按一下谢谢。”

“小事啦。”对面的女子戳戳德井青空的脸,然后坐在她的旁边,用适中的力度按住贴着创口贴的位置。

有点痒,啊啊不对!才发现自己走神了的德井青空赶紧从兜里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结果只是自家弟弟问晚饭吃什么而已。

“抱歉呢,麻烦你了。”德井青空微微红了脸,露出小虎牙向对方感谢。

对方同样回以一个微笑:“没事哟。叫我Pile就好。那么有缘再见咯。”

4. 

“天呐Pile你刚才的这个动作!帅气!”Live结束后的大家正在休息室休息,随手刷刷推特什么的,小鹿正好刷出了在场的一个粉丝刚刚发送的一条推特。

“诶?让我看看!”离小鹿最近的里p马上抢过小鹿手里的手机,“我也要看啦!”缪斯的大家突然全都窜过来扑向里p。

“喔喔真的耶!看上去超霸道的诶!”

南酱突然微笑着朝着一脸淡定的空丸望去:“所以Soramaru你是……?”脸上的表情已经成功表达出“和我一样‘超帅’的pile也和我一样一定是攻。”的意味。

空丸依旧没什么很大的反应,只是抬起头眯着眼向着做出“我超帅”动作勾引妹子的pile笑了一下。

噫!不知道为什么pile感觉背后有点凉飕飕的。

 

“在外面都放纵你玩疯了,在家里要乖乖听我话啊。”

【真·德派】

【空丸反差萌我一脸】

【感觉也是ooc了(我家空丸哪有这么攻)】


5.

(其實原版唱的顺序并不是这样)

南条:熱い気持ちとお遠いの

pile:ならがんばつてなりたいな

徳井:彼女になりたい!

pile:可以啊!成为我的女朋友吧!

南条(一脸懵逼):………?!?(・_・;?小楠你在哪?


6.

从嘴上传来的温柔触感才让pile真的确定自己被强行在楼梯口壁咚并亲吻了。

只是轻轻的触碰,明明比自己高,明明是主动方的对方却涨红了脸低下头像个可爱的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双手搓揉着衣服的下摆。

“那个,那个,对不起,如果,如果对pile你造成困扰了的话,我,我……我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看来是什么都没想好就冲过来了呢,Pile轻笑。

“刚才啊,有个我喜欢的女孩子壁咚我了呢。”Pile玩味地笑着看着德井青空,“这种程度可不够啊。”

诶?!

还没反应回来的德井青空被pile突然抱住强吻。


7.

“啊!不好不好!”

“诶?怎么了吗?”刚录完《melody》从录音室中走出来的pile正好碰到一位有些焦虑的staff。

“之前和cv们说明每个人要配的角色的时候忘记了第六话还有一个女性的灵。因为只有一句话所以……完全忘记和原本应该配音的人说了……”staff一脸苦恼的样子,“可是她最近貌似有什么事完全联系不上…虽说麻烦一下别人也可以……但是,但是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怎么好意思说啊!大家一定会对我留下坏印象的!”staff自顾自地说起来。

诶?第六话吗?pile之前也有偷偷翻过德井的稿子所以隐约记得德井在第六话有出场,而且对话也还蛮多的,不如……

“不介意的话,可以把这个角色让我配吗?”

“诶?可是pile小姐你,这样的话那天不就要为了录这一句话又要再跑一趟这里吗?我记得你的工作已经差不多完了吧?”

“没问题的哟。还请不要告诉sora哦?”pile冲staff眨了眨眼。

诶?staff呆愣在原地几秒,原来这两位是这样的关系吗?难怪之前……看来第六话录音这天需要戴墨镜去呢。



被闹钟吵醒的德井揉揉双眼,发觉身边总喜欢赖床撒娇的那个人今天不知道哪里去了。

真是奇怪呢?pile去哪里了呢?啊!都这个点了!得快点!不然就糟糕了。并未多想的木头德井像平常一样急匆匆地冲出家门。



“Suprise!”

在前脚刚跨入大门时德井突然瞧见一个黑影朝自己冲来,抱紧了自己。

“诶?”一脸懵逼的德井疑惑地瞅着抱上自己,一脸“夸我吧”表情的pile,怎么感觉和reo有点像?唔就差摇尾巴了,啊不对不对。

“pile?你为什么在这里?你的工作不是差不多完了吗?”

“谁说工作完了就不能在来这里了?”pile伸出手戳戳德井的脸颊,“sora,我们多久没有一起工作了?”

“好像是蛮久了耶?”德井仰起头,用不太好的数学水平掰着手指计算。

“虽然这个角色只有一句话,但是我们又能一起工作了哟。走吧。”

pile笑盈盈地牵起德井的手,朝录音室走去。

(不是非常了解相关的情况……可能有bug(乖巧)



8.

pile:……买袜子gogo

丸:pile你在哼什么?

pile:Darling!

丸:诶!你在叫我吗?


9.

“えりこ,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德井青空双腿盘着坐在地上,一边帮pile吹头发顺便吃豆腐一边装出乖巧的样子问正在line上撩妹的pile。

“欸?不知道。”明显乐此不疲的pile咧嘴笑着,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我的live的前一天晚上吗?”

“不是哟,”德井青空突然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停下正在揉pile的头的手,关掉吹风机,轻轻搁置在地上,“我还以为えりこ你会知道呢,今天是5月21日呢,在中国,好像谐音是‘我爱你’呢。”

“好像,有听大学里的教授提起过……?”pile停下摁键盘的手,抬起头认真的想了想,才反应过来德井青空已经停止了给自己吹头发,“头发已经吹干了吗?”

“嗯?怎、怎么了,”pile转过头去看着只是笑着盯着自己毫无动作的德井青空突然浑身一抖,“不、不要啦sora,我、我明天还有一场live呢!”

“大丈夫的哟,”德井青空从背后环抱住pile,凑到pile的耳边轻轻地说,“live在下午吧?只要上午好好休息就好了。何况你今天一天都没怎么理我呢,就算是惩罚好了w。”

德井青空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

“啪嗒”pile手中握着的早已黑屏的手机掉在了地方。

“呜。”pile轻哼一声,身子瞬间软了下来,倒在德井青空的怀里。

“えりこ会说中文的吧?”德井青空含住pile的耳垂,有些含糊不清地说,“唔,我不会说中文,但是想听えりこ说给我听呢。”






“明天我也会到场的哟,”德井青空轻轻抱住pile,“所以えりこ就好好休息吧,我明天想看到在舞台上熠熠生辉的pileさま呢。”


【5.22记录一下w】


10.

空丸:「えりこ,你知道「隙」怎么念吗?∩(^ω^)∩汉字苦手😢」

pile:「すき」

空丸:「我也喜欢你∩(^ω^)∩❤️」


11.

派:sora,我喜欢你。

德:pile我也喜欢你www

派:不是那个喜欢啦!

德:欸,可是我还没说是哪种喜欢呢w(扑上去亲)


杂一发妮姬:

妮:maki酱晚上想吃什么~?宇宙No.1偶像妮可妮今天亲自下厨哦~
姬:番茄汤。
妮:……除了这个呢?
姬:番茄炒蛋。
妮:唔,别的呢?
姬:番茄浓汤。
妮:除了番茄呢?
姬:凉拌tomato。
妮:除了番茄和tomato呢?
姬:妮可。
妮:都说了不要番……!え、えええ!(0////0)


12.

“Sora,你今天怎么了吗?”正盘腿坐在床上刷着手机的pile疑惑地转过脸去问从刚才开始就红着脸视线不断往自己身上瞟的德井青空。

德井青空迅速转过脸去,解释道:“啊那个,没、没有什么啦。就是,就是,你看天这么热,蚊子太多了……”

“可是明明开着空调喔?真的没事吗?”pile把手机放在一边,凑上前摸了摸德井青空的头,“不是很烫诶。”

“等等等等等等!”德井青空慌乱地摆着手,脸使劲往旁边扭,视线却忍不住往pile身上瞟。

“咕嘟。”德井青空咽了咽口水。

因为衣服太过宽松并且保持着这个姿势使得pile胸口的状况一览无余。

(自己想象)

“诶?……sora你个變態!”意识到哪里出问题的pile一把掀起身旁的枕头往德井青空身上拍。

“都、都怪你啦!谁让你错穿成我的衣服了,我的衣服本来就比你的大啦。”德井青空抱住头,小声嗫嚅道。



13.

“sora,你觉得这两件哪件好看?”pile犹豫地看着手中的两件衣服。

“配你都好看。”

“那你希望我穿哪件?”

“婚纱。”


14.

论德派为什么不发合照

“嗯Sora你说这张照片用这个滤镜好看呢还是这个滤镜好看呢?”

“欸?我觉得还是原图好看啦,毕竟那才是真实的Eriko嘛。”

“可是原图显我黑啊!”

(妈妈这里有一个派黑快挂她!x)

“Eriko就是Eriko啦!不管是黑是白都是我最喜欢的Eriko啊!”

说完干了个爽忘记了发合照的事x。


15.

“Sora!我教你做甜点吧!”Pile有些不满地看着一直在玩游戏的德井青空,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法转移她的注意力。

然而几天后。

“sora你过来好不好?”

“等下我在搅拌。”

“sora我们出去走走吧?”

“等会儿这个快要烤好了。”

“sora我们看电视吧。”

“不了我要出去买糖。”

“sora!”pile气得跺脚,“已经够甜了!”

“可是我总觉得,”德井青空走到pile前,把脸凑过去,“还是没有你甜。”


16.

“诶?原来eriko你也会看这个吗?其实这里的魅音不是魅音是诗音假扮的,真正的诗音被关在地下室了balabala……唔唔唔——!为什么突然亲我嘛……”

“笨蛋不要剧透!”Pile说着舔了舔嘴唇。


17.

“sora你觉得这件怎么样?嗯?”eriko拿起一件粉色的卫衣放在我面前比划。
“嗯还可以吧……”我随便地回答一句。
“嗯你个头哇。我觉得还可以喔,那我买了。”eriko这么回我,然后把那件衣服递给微笑着站在一旁的店员。
啊……买了这件就回去吧好想打游戏哦……
虽然我是这么想着啦,但是付好钱之后eriko还是拉着我走到了下一家店。
脚好痛好想回家……欲哭无泪,当然eriko是在为我买衣服我知道,可是我真的不想再呆了啊。
突然想起suzu跟我说过女人这种生物一旦逛起街就停不下来了,啊啊同感同感,倒也不是说我不喜欢逛街啦,诚然如果是周边店比如animete之类的我肯定是很乐意的啦。
现在就像是给eriko自己买衣服——她左挑右捡而我则愣愣地站着等着她拿着看好的衣服过来。
已经呆在这儿好几小时了吧?好煎熬……

评论
热度(19)

© 徳井青空保护协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