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から入ってもいいんじゃない?

あこがれに導かれ

こころときめいたら

誰の胸にも宿るちから

大切な人たちと羽ばたくちから


空を目指して小さな光

昇る想いをのせて

いつか叶うことを信じるよ

明日への道がいま ひらけたよ

【逢林】噩梦

どうしてあなたが敵なのか

小林靠在颓坏的石墙上,脚下是乱七八糟肆意生长的杂草,她看着天空从白云翻滚到现在已成茜色的云幕,明明太阳看上去如此庞大,整个天空就像是火海,熊熊燃烧着,可是感觉不到温暖。

只有远去归巢的飞鸟听不出悲喜的叫声,但小林猜它们是开心的。

小林的右手攥着一张已经皱巴巴的纸,她又拿上开,摊开,阅读了一遍里面的内容,只有简短的几个字:逢田梨香子,叛变。

无论阅读多少遍,就算把这张纸扔了、撕了、烧了都无法改变,因为已经是事实了,而且是小林曾亲眼目睹事实。

本来就算逢田叛变也好不叛变也罢,小林都会跟着逢田走,小林从没觉得自己这方就是正义,可是逢田好像不认识她了。

小林的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

明明最不希望离开你……

但是那天逢田的眼神、动作、语言,都在表达一个事实——逢田完全成为了小林的敌人。

小林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小林本以为这只是个短暂的分离,逢田只是去执行任务了,而且是个简单的任务,完全不会有伤及性命的危险,所以小林是安心的,她等着逢田归来,等她推门而入,然后给她拥抱。

谁知道呢?结果如何。

那天只有血腥的风仿佛在嘲笑她。

小林踢开脚边的易拉罐,向着黑幕——

如果这是噩梦,如果这是噩梦的话,请让我醒来。

 

どうしてあなたに出会ったのか

一个破败荒芜的小镇,几乎是没有什么活物了,除了疯长的路边草和间或的虫鸣。

小林走到最大的宅子门口,大门紧锁,锁在风吹雨打中锈得不成样子,但旁边的墙上破了一块足有一人高的洞,于是小林径直走进去,直到进入大厅才停下来。

现在逢田就站在她的面前,小林清楚地知道,那不是她的逢田。

她的逢田有着温度。

小林爱着这个逢田的躯壳,但痛恨着她的灵魂。

小林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把枪,逢田注意到了,但她没看到还有一团纸从袋口滑出,落在地面上。

于是逢田也拿出了枪,她盯着小林无表情的脸,知道战斗不可避免,只是双方现在都没有行动,仅仅对峙着。

小林企图找回她的逢田,结果是没有。

如果当初没有遇见你……

小林扣动扳机,子弹落在不远处的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真希望我从未认识你。

 在小林愣神间逢田冲了上去,左手紧紧攥住了小林持枪的手腕。

疼。

但是小林痛恨这个逢田的灵魂。

小林的左手挡开正靠近的逢田的右臂,趁机猛地敲打她的左手腕,阵痛让逢田下意识地稍稍松开手,小林赶紧抽出她的右手。

小林正打算有下一步动作时,却未想到逢田突然倒下来抱住她,小林有点眩晕。

找到了。

小林闻到了她的逢田的味道,然后,有什么坚硬的东西抵住了她的太阳穴。

如果这是噩梦,如果这是噩梦的话,请让我醒来。

 

 

でも帰りたい
あの日、出会いの日…

熟悉的味道。

小林想起了她们相遇的那个春天,染井吉野的粉就如一团烟雾笼罩大地,她就在那里遇到了逢田。

逢田不住地打喷嚏,小林问她为什么鼻子不好还要出来赏樱,说着自己也打了个喷嚏,那时小林看着逢田,就觉得她和飘落的樱花一样可爱。

想再一次遇见你……

还想再次和你漫步在樱树下,和你牵手,想再看你穿浴衣,和你去看烟火大会的时候偷偷靠在你的身上,还有满山的红叶……

只有一个愿望而已:永远和逢田梨香子在一起。

无法实现吧?

“kyan。”逢田突然喊她,

然后有柔软温暖带着甘甜的东西堵住小林的嘴。

可是小林听不到逢田的下一句了。

如果这是噩梦,如果这是噩梦的话,请让我醒来。

 

 

 

小学生文笔我又来了(

用了daydream warrior(巨好听(哭

剧情大概是逢田姐想带着aikyan跑了,但是被上面的人发现,于是给kyan注射了奇怪的药,然后威胁了rkk,于是rkk觉得不如自己亲手

跑了跑了

评论
热度(20)

© 徳井青空保护协会🍊🌸😈 | Powered by LOFTER